栏目导航

四世同堂主要人物主要事迹

发表时间:2019-09-09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四世同堂》是中国作家老舍创作的一部百万字的小说。这是一部表现抗战北平沦陷区普通民众生活与抗战的长篇小说,全书共三部。该书以北平小羊圈胡同为背景,通过复杂的矛盾纠葛,以胡同内的祁家为主,钱家、冠家以及其他居民为辅,刻画了当时社会各阶层众多普通人的形象;反抗与顺从的选择,国家与个人的选择种种艰难的选择纷繁地交织在一起,深刻地展示了普通人在大时代历史进程中所走过的艰难曲折的道路。

  故事一开始,这是第一位亮相的主人公,已到古稀之年,身子骨还算硬朗,老人安分守己了一辈子,虽没有大富大贵,但是起码拥有了自己独立的庭院,也算是老来安慰,而且祁家也已经是时代同堂,子孙满堂,羡煞旁人。对于任何事情,老人总是说:“最多不过三个月,事情就解决了。”过去他所经历的事情也证明了这一点,对待邻居总是热情友善,但是时不时的不免炫耀,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爱面子,疼爱自己的重孙,每天弄孙为乐,喜欢长孙和他的长孙媳妇,黄大仙高手论坛,讨厌二孙媳妇,但为了家庭和睦,认为凡事息事宁人,对自己的处世之道深信不疑,直到抗战结束,老人依旧健在,可谓是经历了沧桑,尝遍了人生的酸甜苦辣。

  祁老人唯一的儿子,也已年近五十,光头,有点小胡子,魁梧的身材,这样的形象虽让人感到敬畏,但是跟他相处久了,就会发现这是一个极易相处的老者,不免让人想和他亲近。继承了父亲的性格,凡事做到面面皆到,是自家老字号布店的掌柜。一辈子没有得罪过谁,也没跟谁红过脸,对自家小辈儿也是极大的宽容,可就在日军占据北平的时候,由于忍受不了日军的侮辱,在那个昏暗的傍晚,街上没有多少人,冷冷清清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象:希望自己能够顺着河流直入宽广的大海,可是最后的结局却是被湖里的植被拖住,想要安静的离开世间,却没想到连死都不能获得自由,最终离开了......(这个结局让我想到了老舍的离世,虽时过境迁,但不免伤感。)

  祁家长孙,受过高等教育,同时掌握古代文学和现代文学,精通英语,在学校教书,性格温文尔雅,有着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然而在忠孝面前面临着艰难的抉择,想要尽忠,但是无法抛下这一家老小,所以时常内心烦闷,育有一子一女,儿子唤作小顺儿,女儿唤作妞妞。最终在经历一场牢狱之灾之后,他才做出了决定,虽然无法离家到前线去保家卫国,但起码要做到“即使镣铐加身,也不能屈膝敌人”,可最后在得知抗战胜利的时候,女儿小妞子却患上肠胃病永远的离开了大家,此刻悲喜交加,痛不欲生。

  祁瑞宣之妻,祁家长房长孙媳,操持着一家老小的生计,甚得祁老人喜欢,由于婆婆常年患病,于是家里的事情也就落在了她的肩上,在家里尊敬长辈,凡事都是劝人少说几句,认为息事宁人,安稳过日子是最重要的。她的姓氏已经无从得知,在那个年代,女人本身的地位就不是很高,再加上已嫁入夫家,所有人均唤作她韵梅或者小顺儿妈,虽然没有念过太多书,但是熟谙世故,总是能够在适当的时候做出适当的事情,让大家对她不免心生敬意,就连祁老人,有很多事还是需要和她一起商量,是一位擅长操持家的贤妻良母,但最终由于小妞子的离开,作为母亲的她,真的是难以言表心中的痛,让人怜惜。

  祁家老二,这是一个典型的旧时代北平满族旗人游手好闲活生生的例子,他是哪个民族的,这个倒还真不清楚,不过他身上的陋习简直让人厌恶,无休止的贪婪,爱摆架子,老是被人卖了还在给人数钱,没有是非观念,认为只要是能够让他享受,让他有地位,就是好的,就是正确的,经常得罪人,到处招惹是非,乐于结交富贵,但总是让别人戳脊梁骨,在哪儿都是不受待见,最后的结局也是悲惨的,妻子跟人跑了,自己也是那么大人了,还要靠家里养活,就算如此,他自己还是要摆阔气,要面子,十足的“无赖”,简直就是寄生虫。追答六、胖菊子

  祁瑞丰的妻子,一个身材肥胖却极力捯饬,跟瑞丰一样,好面子,没有是非观,对这个人物,我不想太多的分析,无情、不知廉耻、贪婪、懒惰......只要是世上存在的人性缺点,她的身上都有,十足的令人厌恶,最终结局是可悲的,被人抛弃,被抢劫一空,最后沦为天津的妓女,落魄而亡。

  祁家的三公子,新时代的大学生,有着强烈的使命感和真挚的爱国主义情怀,与大哥谈得来,讨厌瑞丰两口子,在日本占据北平期间,痛苦不堪,认为国家不应遭受此种压迫,应该站起来反抗,这是新一代的青年,是那个时代国家的希望,并最终在大哥的帮助下离开了北平,毅然奔赴抗日前线保家卫国,最后回到家之后,物是人非,父亲已经去世,悔恨自己未能尽孝,不过令人欣慰的是,最后我们还是取得了抗战的胜利。

  由表面上的礼貌与举止,和大家的言谈,富善先生似乎一眼看到了一部历史,一部激变中的中国近代史。祁老人是代表着清朝人的,也就是富善先生所最愿看到的中国人。天佑太太是代表着清朝与民国之间的人的,她还保留着一些老的规矩,可是也拦不住新的事情的兴起。瑞宣纯粹的是个民国的人,他与祖父在年纪上虽只差四十年,而在思想上却相隔有一两世纪。小顺儿与妞子是将来的人。将来的中国人须是什么样子呢?富善先生想不出。他极喜欢祁老人,可是他拦不住天佑太太与瑞宣的改变,更拦不住小顺子与妞子的继续改变。他愿意看见个一成不变的,特异而有趣的中国文化,可是中国像被狂风吹着的一只船似的,顺流而下。看到祁家的四辈人,他觉得他们是最奇异的一家子。虽然他们还都是中国人,可是又那么复杂,那么变化多端。最奇怪的是这些各有不同的人还居然住在一个院子里,还都很和睦,倒仿佛是每个人都要变,而又有个什么大的力量使他们在变化中还不至于分裂涣散。在这奇怪的一家子里,似乎每个人都忠于他的时代,同时又不激烈的拒绝别人的时代,他们把不同的时代揉到了一块,像用许多味药揉成的一个药丸似的。他们都顺从着历史,同时又似乎抗拒着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