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先睹为快】《当代贵州》周刊2019年第30期预览

发表时间:2019-08-11

  贵州是中国最早种植和食用辣椒的地区之一,至今已有近400年的历史。优良的生态环境,孕育了贵州辣椒“香辣协调品味温醇”的优良品质。

  多年来,在省委、省政府的强力推动下,贵州辣椒种植规模迅速扩大,种、加、销业态不断丰富,综合优势不断显现,一个传统的经济作物上升为产业链条较为完整、产业聚集度较高的脱贫大产业,带动农户超过400万人。

  贵州辣椒种植面积稳定在500万亩左右,约占全国的六分之一、世界的十分之一,产销规模全国第一,打造了遵辣、黔辣等50余个特色品牌,成就了“老干妈”等一批知名辣椒企业,产品远销海内外……贵州辣椒,逐渐被全国乃至全世界认同。

  如今,贵州着力打造“辣椒强省”,承载着众多农民致富梦想、助力乡村振兴的生态辣椒产业,不断转型升级、提质增效,加快推动“小辣椒”裂变,成为助农增收的大产业、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新引擎。

  从老百姓的餐桌到脱贫致富的绿色产业,贵州辣椒驶入飞速发展的快车道,产业发展有了新希望,蹄疾步稳朝着“世界辣椒中心”目标迈进。

  从贵州人的餐桌到农村产业革命战场,“小辣椒”成为人们生产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为脱贫攻坚注入了强大的推动力。图为遵义辣椒。(朱小松/摄)

  “中国辣椒,贵州味道,遵义定价,集散全球。”在中国辣椒城,贵州的生态辣椒从这里走向海内外,来自全国各地以及印度、俄罗斯等国家的辣椒也辗转来到这里进行交易。仅今年上半年,这里的交易量就达10万吨,交易金额18亿元。

  中国辣椒城交易火热,正是贵州辣椒产业飞速发展的最好例子。作为贵州特色产业之一,全省着力把辣椒产业当作绿色产业、富民产业、朝阳产业进行重点打造,朝着规模化、集群化、高端化、国际化的方向,走出一条全产业链的裂变之路。

  目前,贵定正依托坝区建设打造一部分辣椒标准化生产基地,为老干妈提供原材料。同时,重点围绕青椒市场,签订订单合同,按照青椒随行就市、红椒保底收购,消除了种植户销售顾虑。

  今年以来,贵定县围绕这两个机遇,深入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完成辣椒种植3.18万亩,建成500亩以上坝区辣椒基地12个。全县今年预计总产量可达17920吨,按目前行情,预计产值将在5734万元以上,可实现纯收益3270万元。

  贵定是贵州南部鲜食辣椒产业带的重点县,鲜椒发往广州等地,也为老干妈等企业供应原材料。图为贵定县云雾镇江比村村民正在搬运辣椒。(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袁航/摄)

  良好的自然环境成为遵义市新蒲新区永乐镇山堡村种植辣椒的沃土,山堡辣椒以肉厚、香辣适中的口感声名远播。早在1999年,山堡辣椒就被评为贵州省名优辣椒,2017年被认证为贵州省无公害产品。山堡辣椒走进了虾子辣椒城,也远销重庆、成都等市场。

  新蒲新区永乐镇山堡村家家户户都种辣椒,辣椒成为当地的支柱产业。图为山堡村村民进行辣椒田间管理。(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刘骏娇/摄)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本期“当代视线中国辣椒看贵州”栏目

  习总书记在中央和国家机关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强调:“全面提高中央和国家机关党的建设质量,建设让党中央放心、让人民群众满意的模范机关。”为认真学习贯彻习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推动贵州省机关党建工作高质量发展,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专访了贵州省直属机关工委常务副书记管群。

  管群:我们要结合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认真学习习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以新担当新作为开创机关党的建设新局面。(贵州省直属机关工委供图)

  自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以来,贵州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迅速传达学习习总书记重要讲话、中央工作会议精神、省委工作会议精神,迅速动员部署、扎实推进主题教育工作,牢牢把握主题教育的根本任务和总要求,结合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实际,坚持将“学习教育、调查研究、检视问题、整改落实”贯穿主题教育全过程。

  贵州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党组书记、厅长宋晓路(右一)率队赴遵义市开展革命传统教育。(贵州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供图)

  肖正强是一名“兵支书”。2017年,从部队退役回乡的肖正强通过参加安顺市军分区联合市委组织部开办的“兵支书”专题培训班,成为安顺市平坝区平原村的党支部书记。前几天,平原村蔬菜种植基地发生严重病虫害,全村老少一时束手无策,肖正强通过军地实践中心专家库,预约了贵州省农科院技术专家,不但解决了蔬菜病虫害问题,还给村民们讲解了不少种植技巧。“军地实践中心这个‘娘家’,让我们肩上有了担子、心中有了谱子、手上有了方子、脚下有了路子,我们‘兵支书’还有什么理由不干好!”肖正强感慨道。

  安顺市军分区机关党支部进村入户了解贫困群众生产生活情况。(安顺市军分区供图)

  作为食用菌资源大省,贵州食用菌有22个科72个属268种,种类占全国的80%以上。食用菌产业已成为贵州精准扶贫的新抓手,农业结构调整的新路径。

  当前,食用菌产业已经成为贵州农业高质量发展的一个重要产业,以其投资少、见效快、消耗低、产出大、效益好、产业前景广阔的特点,深受老百姓的欢迎。贵州食用菌发展规模的壮大,离不开农业科技的支撑,贵州省农科院农作物品种资源研究所副所长朱国胜就科技如何助力食用菌产业提质升级接受了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专访。

  朱国胜(左一)在六枝特区现代农业循环生态园食用菌种植基地了解情况。(贵州省农科院供图)

  黔西县建立起“公司+合作社+标准化生产基地+农户”的生产经营方式,探索出“1+10+N”产业裂变发展模式和“N+1+9”技术服务体系,构建起了以香菇和木耳种植为主,红托竹荪、冬荪、羊肚菌等特色食用菌为辅的产业发展格局,食用菌产业规模不断扩大,带动当地群众脱贫致富。

  黔西县30个乡镇(街道)均种植了不同种类的食用菌,已建成食用菌标准化示范种植区5个。图为黔西县洪水镇永平村村民在大棚里采收食用菌。(陈龙/摄)

  近年来,平塘县克度镇多措并举推进脱贫攻坚工作,通过创新发展,激发脱贫攻坚内生动力,并按照省级示范小城镇的建设标准,不断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努力打造独具魅力的“天文小城”,探索出一条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的精准扶贫路子,2018年贫困发生率从2014年的23.15%下降至2.22%。

  7月25日,平塘县克度镇先进村驻村曹凤杰(左)到百香果产业基地查看百香果生长情况,与种植大户江军海商量今年百香果的销售良策。(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熊江睿/摄)

  脱贫攻坚是一场硬仗,越往后难度越大。只有激发内生动力,才能让脱贫可持续、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致富有干劲、乡村更美丽、群众的精神面貌更好。

  得益于独特的喀斯特岩溶地貌和季风气候条件,平塘县克度镇同兴村几乎每家每户都种有兰花。图为同兴兰花种植专业合作社副理事长姚景强正在大棚中查看兰花生长情况。(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王法/摄)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开展以来,如何将其内涵理解透、落实好,成为参与本轮主题教育的党员干部的必修课。在此过程中,高校科研、教学人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阐释好、宣讲好主题教育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接受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采访的教学人员认为,只有深入理解了主题教育的各项要求,才能对实际工作和党员干部自身素质提升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

  贵州大学教师陈勇在帮扶点贞丰县龙场镇对门山村开展党建扶贫宣讲。(陈勇供图)

  靠种植白茶富起来的浙江省安吉县黄杜村向沿河自治县中寨镇大宅村、志强村、三会溪村捐赠安吉“白叶一号”茶苗360万株。接受捐赠后,沿河积极谋划后续跟进措施,切实将扶贫茶变成“摇钱树、致富树和感恩树”。

  2018年10月20日,浙江省安吉县黄杜村党委组织委员刘炜(右一)与贵州省沿河自治县志强村村干部张勇(右二)共同种下第一株“白叶一号”茶苗。(沿河自治县中寨镇供图)

  在赤水市旺隆镇红岩石斛科普示范园,经常能看见一位白发老人,他是赤水“金钗石斛种植第一人”、旺隆镇红花村原党支部书记张明熙。

  从自家试种3亩地开始,35年如一日,张明熙不断探索金钗石斛种植技术。跟随他的步伐,现在,赤水市有4万余人种植金钗石斛,种植面积达8.3万亩。因对致富产业发展的突出贡献,今年7月1日,89岁的张明熙被赤水市委表彰为“五星党员”。

  年近90岁的张明熙,遇上天气晴朗,依然会去石斛地里管理石斛,免费为群众提供技术支持。(袁远兵/摄)

  翻开放在柜子里的老照片,当初修路修桥的日子仿佛还在眼前。今年83岁的伍家新老人,时常翻看记录了当初工作画面的照片。

  作为贵州桥梁工程公司原党委书记,他见证了贵州桥梁快速发展的黄金时代。用他的话来说,贵州桥梁建造的发展,是贵州这几年经济快速发展的“助推器”。

  伍家新说:“江界河大桥修建过程中,当地的老百姓、老红军经常来看,他们说当年的梦想实现了。”图为伍家新向记者展示当年强渡乌江的老红军陈靖赠与江界河大桥工程指挥部的书法作品。(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刘悦/摄)

  本刊顾问,新闻理论家、散文家、科普作家和政论家。历任国家新闻出版署副署长、《人民日报》副总编辑等职。

  一般刻石立碑不外乎两个目的,一是记重大事件,二是为某人歌功。但也有例外,专门立一块碑去记丑人、丑事,供后人深省,又资笑谈。

  教授、博士生导师;贵州省首批“核心专家”,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贵阳孔学堂学术委员会执行主席,贵州省哲学学会会长;曾担任贵州省哲学社会科学、文化艺术、广播影视、新闻出版、贵阳孔学堂等部门、单位的主要负责人。

  哲学之所以有持续几千年的发展,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总有少数人执着地对至大至深的问题发出询问,尽管他们对这些问题的解答既不十分确切,也不特别完备。

  关键词

  本文为媒体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